天相稱為「印星」,是最能凸顯它本質上的被動傾向。然而這種被動並不代表「唯命是從」,或者「逆來順受」,因此在感情的道路上,天相亦有表現叛逆的可能,只是旁人未能看出叛逆的表面現象,實源於帶被動的根本,這層意義,自然要由星系本質上來理解。

既比喻為印,則必有持印者,印信只代表客觀的權力,持印者才是主觀意志的象徵,所以斗數十四顆正曜中,只有天相才重視左右兩宮夾制。依按星法則,天相的左右兩宮必然是巨門和天梁的星系,天梁是「蔭」,亦是「刑曜」,而巨門有化祿或化忌的可能,因而形成「財蔭夾印」或「刑忌夾印」的格局。但無論是那一種夾印,它的作用力都非常被動(或主受人提拔,或主受人箝制),具體情況都會離不開受身邊的人或客觀環境所擺佈、限制。換言之,構成「財蔭夾印」或「刑忌夾印」者,比沒有成格的天相要被動得多。

先把天相的根本被動性質放大來介紹,然後便知道為何自古以來,天相坐夫妻宮有「親上加親」的傾向。看那些古老劇集,故事的主人翁被家族逼迫,嫁給表哥,或者跟門當戶對的世交聯姻,正是典型的親上加親,同時又體現出被擺佈之下身不由己的被動性質。若實際命例中的確是不大情願,那麼夫妻宮中的天相,必見左右兩宮不祥夾制,除了巨門一宮中見化忌外(與巨門同宮的星耀化忌亦然,特別要留意文昌文曲化忌),若天相受火星和鈴星夾、地空和地劫夾,甚至擎羊和陀羅夾等,都對天相起不同形式和程度上的壓力。

因此筆者認為,天相即使得「財蔭夾印」,亦不一定主感情美滿、婚姻和諧,因為客觀上的理想姻緣,不一定能滿足天相主觀上的需求,旁人看來,或感難以理解。打個比方,英皇查理斯當年還是皇儲的時候,得到一段無論是皇室或國民都支持的姻緣,然而誰都知道他對戴安娜王妃沒什麼感情,卻鍾情於無論出身和樣貌都無法跟戴妃比的卡米拉。無論是查理斯抑或戴安娜,他們的婚姻都是受家族的左右。查理斯的情況類近「形忌夾印」,所以會表現出從開始就對安排不滿,但卻無奈接受,結果亦自然是叛逆與反抗。至於戴安娜的情況,就比較似「財蔭夾印」,所以婚姻上就表現出得到長輩的提拔,嫁入豪門。然而客觀條件雖好,實際上卻得不到預期的美滿婚姻,結果亦是作出叛逆的反抗。

上來的比方只是借喻,實際上是沒有對他們倆的命盤做過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牽涉到皇室政治的場合,絕對不會如新聞描述說的那麼簡單。不過從天相被動的特色論,卻又非常配合他們的婚姻經歷,而據筆者粗淺的經驗,財印夾的天相,不如三方見吉化,若加吉更為理想,男命夫妻宮見此等組合,主得妻助。若女命命宮見此等組合,必為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且適合與夫婿共同創業,為人聰明穩重,乃古人所說的夫人之命。倘夫妻宮見「刑忌夾」,視乎實際星系會合情況,姻緣自有不同形式的障礙,惟在一些較極端的情況下,如天相獨坐巳亥而「刑忌夾」,再見煞刑曜重,則或姻緣無果,一生孤單。

依安星法則,天相周旋於廉貞,紫微,武曲和破軍四曜之間,它們對天相起不同程度的調節作用。由於破軍永遠待在天相的對宮,而破軍本身是煞,對比天相的穩重而有正義感,以及常常懷著要尋找一個目標來追隨的心態,破軍便成為天相反叛的根源。筆者在本篇開端時已提及天相的叛逆性,這跟我們一直談論著天相的被動性是沒有絲毫矛盾,因此要推斷天相是否會有性格、性情等截然不同的改變,必然要分析破軍的狀態吉凶。

既知破軍對天相的影響,便可進一步推論餘下三曜組合的情形。大抵來說,廉貞天相同宮的組合坐夫妻宮最為理想,主要是因為廉貞本身是「次桃花」,帶有濃厚的感情色彩,若得祿,男命主得妻財,視乎具體星系情況來推斷,到底是得岳家財力支持,還是因妻子能幹而獲益,且主感情融洽。若見煞重,甚或廉貞化忌,則主配偶災病。據過往經驗,天相各星系組合中,以廉貞天相坐夫妻宮者,配偶容貌最為俊俏,因此若會合桃花雜曜多,恐有拈花惹草,招狂蜂浪蝶等情形,雖說本星系基本主白首偕老,但現代社會人情淡薄,夫妻離異要比舊社會時容易又簡單得多。

天相跟紫微的組合,當以紫相同宮者最值得注意,所以我派主張辰戌宮紫微天相,乃紫微的弱宮,這除了是因為紫微天相落入天羅地網外,對宮的破軍亦然,影響紫相深遠,具體來說特別不利人際關係,是故感情姻緣當然較遜。如依星系性質來說,紫微天相的組合坐夫妻宮, 主配偶為人主觀,志氣雖高但卻眼高於頂,常常給人難以伺候的感覺。不過紫微到底是吉星祥曜,只要得輔佐、吉化等會照,仍主白首(註:紫相在個別情況下,得某些星曜會合,反令主觀性增強)。又紫相星系女命逢,以長配位宜,稍見吉亦主丈夫體貼。

天相與武曲在寅申巳亥或同宮,或相對,作為感情基礎,性質最為惡劣。具體來說,若武曲化忌見煞,主配偶困窮,或意外災病等,倘見火鈴二曜,主感情破裂,多見無正式婚姻者,又主聚少離多,婚變離異。所以武曲天相的組合,必須得祿,方可令星系性質調和,以減輕凶險程度。其中,巳亥宮的天相,必會紫微貪狼星系,稍見桃花雜曜,無論男女,定主招蜂惹蝶,所以古人認為女命以偏房庶室為宜,現今社會,則以長配作趨避。若男命,只好自律,所以若貪狼得天刑同度,便可大大改善桃花的影響。

根據安星法則,凡天相星坐命宮,夫妻宮中必然是貪狼星系,由於是「殺破狼」星系,且是正桃花,所以基本性質較不穩定,若桃花雜曜多,定主中道分離。另外,凡天相坐夫妻宮,命宮星系必為七殺,性質剛烈主動,與天相的相對柔和及被動不一致,故若七殺見煞重,則人生變動頻繁,六親關係亦不免錯綜複雜,再婚的機會相當高。

總的來說,天相坐夫妻宮,性質呈現穩定性高者,如「財蔭夾印」、吉曜相加等,都主姻緣帶親上加親的性質,見財星吉化,更主得配偶助力。若相反,性質欠穩,如「刑忌夾印」、忌煞會照等,則姻緣一波三折,而實際情況往往是命主本人主觀地感到不滿,覺得需要作出反抗。天相本身雖吉,但抵禦忌煞的力量不足,只能用較保守的方法來趨吉避凶,如配年長之夫、作偏房庶室或繼室等。據筆者經驗,「舊友成新歡」也行得通,即多年前相識,並未發展感情,長期沒怎麼聯繫後重逢,接著好起來,這樣一來,既合親上加親的特色,又能應驗天相煞忌,中道分離,難怪近年這類命例是越來越多。以下略舉命例,供各位參考。

圖一是一男命(見附圖),命宮武曲七殺居卯,所以夫妻宮是天相獨坐丑宮,屬於紫微天相一系。現集中看看天相所得的條件,可見它有六吉中的天魁,天鉞,會合文昌,文曲,並因借星安宮,得會廉貞貪狼化祿於巳宮,與祿存沖疊。有吉化吉曜聚合,天相輔佐之力得以發揮,故命主最宜順從長輩安排婚姻(命主生於舊年代,舊社會),定能因妻得財。但另一方面,天相得昌曲雖主配偶知書達禮,甚或書香門第,惟星系中同時見桃花雜曜不少,貪狼又化祿星,兼且對宮破軍有火星同宮,會合鈴星,紫破星系受到刺激,潛伏感情糾紛,關係破裂的因素。

走52-61歲庚申大運,大運祿存在申,大運天馬在寅,與原局天馬沖疊,並借入大運命宮,成祿馬交馳。一般人看來,定以此為吉運,但若依本門所傳十干四化,則庚干是天同化忌,借入大運命宮後,因大運祿存同度,所以大運命宮即成「羊陀夾忌」。天同本主情緒,化忌為情緒不安,然誰沒有情緒低落的時候?所以單獨來判斷,天同化忌未必主實質的問題,只要調整心態,便能安然無恙。

不過本例原為天機化忌,現成為大運夫妻宮,又被天同化忌沖起,兩顆主星同屬情緒性質,力量互相加強。天機主思維,化忌見煞則多思慮,其甚者,可發展成神經虛弱、精神錯亂等。會合天同化忌,更容易造成情緒困擾,此等特質,出現在大運夫妻宮,便刺激起原來天相會桃花及破軍見煞的負面因素,所以主十年間夫妻關係欠佳,而主因定是因感情問題而互相猜疑(天機化忌之應),造成嚴重情緒困擾(天同大運化忌之應),結果關係破裂。

事實是命主出身世家,早年遭逢逆境,家道衰落,幸得長輩安排,娶表妹為妻。女方家境殷實,且為人賢慧,婚後借助娘家之力,輔助丈夫發展事業,經營多年後終打開局面。只是命主成功以後,頗為聲色犬馬(原局廉貞貪狼會桃花),致使其妻大受打擊,據說又因開始年老色衰,自覺色相比不上那些鶯鶯燕燕,於是疑慮猜忌,情緒低落,結果發展成精神異常。

至戊辰年,流年夫妻宮天同化忌會天機流年,原局雙化忌,所以命主與其妻關係持續惡化。由於是鬧情緒,命主便覺得妻子有福不懂得享,思想行為都不可理喻,一時激動就痛罵了幾句,更說忍無可忍時有可能離婚。那女的最擔心就是遭受拋棄,便沖命主那句話,從高處一躍而下,自殺收場。

現代人算命只重視財祿之有無,殊不知富貴人家也會自尋短見的,更不理解命理本來就以平衡為貴。本例天相雖見吉化吉曜,但因破軍星系影響所及,加上天相的抵抗能力不足,乃於運限煞忌重重時生起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