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六十四卦略說

過往曾多次提起,易是變的意思,所以易經說的就是世間萬物變異的法則 ,這法則可以用四個環節來概括,即生,住,異,滅。 剝卦所說的,正是事物朝向毀滅方向變異的階段,所以《雜卦傳》說剝就是爛的意思。在自然界中,植物生長至瓜熟蒂落的地步,之後果實便會腐爛,這種現象在本卦中,亦有描述(見上九爻)。

但剝卦重點表達的,是陰長陽消,正如《彖》中所說:「剝,…… 柔變剛也 …… 小人長也。順而止之,觀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虛,天行也」,就是說明,剝,是因為陰柔勢大,變得剛猛,象徵小人得勢,剝削消解君子之道。正道式微,為了保存自己,君子只有以柔順方式代替剛直,不可伸張正道,而應停止作為,觀察時勢,所以本卦之內卦為坤,主柔順,外卦為艮,主停止,順而止之是觀象,能洞悉形勢,順勢而行才是君子所為,才符合天道。因此剝卦卦辭曰:「剝,不利有攸往」,就是因時勢不利,只宜靜觀其變,不利有所舉措,凡占得本卦,皆以此為根本原則。

依卦象言,上卦為山,下卦為地,山本高峻,現在附於地,乃剝落之象也。《象》曰:「上以厚下安宅」,乃是指出剝之為義,必然從下而起,因此在上位者,理應厚待屬下,使所居能安,這才是防剝之道。本卦內容,以床為喻,正是應「安宅」之義,因為床者,人之所以安處也,這裡說的安宅、安居或床等,都是比喻,在占卜的實際情況下,可以代表人所依附的據點,例如一般的公司、機構甚至家庭,應依所問來作出合理引伸,不必拘泥「床」字的字面義。

初六言:「剝牀以足,蔑貞凶」,六二曰:「剝牀以辨,蔑貞凶」,都是示意危機的警告。古人重視防微杜漸,因為任何事物、事情的腐爛崩壞,都由沒那麼重要的小處開始,就正如初六所述及的比喻中,那剝爛是始於床腳。由外圍、由底下開始剝爛,在上的人或未有感受到其害。在實際占卜的時候,得此爻者,往往亦覺得不必小題大做,認為那些微的損耗、缺點等終究出不了什麼大事來。倘若不接受卦爻的警示,放任問題不管,當剝爛到一定程度後,事情便會變得無法挽回。

所以承接初六爻的意思,六二便提示說那腐敗剝爛已進一步發展,侵入到「辨」。所謂辨者,乃床身之下,床足之上,即足與床身分辨之處也,故比之於足,辨是更靠近人身,所以象徵危險已更近一步了。無論初六或六二爻皆言「蔑貞凶」,蔑是一否定字,在這裡可以解作去除,與剝的意義一致,而貞就是正,所以正道被蔑當然是凶。

可是初六已是「蔑貞凶」,何以在六二爻中又重複一次呢?難道兩爻的吉凶結果會一樣的嗎?這當然不是,要知道初六言足,是剝爛的開始,惟雖然是初階段,卻落實了腐爛,要徹底清除並非立馬能辦到的事,所以說「蔑貞凶」,是一種警告,提示再這樣下去,後果將不堪設想,反過來想,就是說趕緊修正吧,不然就來不及了(暗示現在還來得及)。

與六二相比,初六的「蔑」,其害尚輕,而六二的剝爛,更進一步,故蔑之甚極,所以六二的「蔑貞凶」,是遏止腐爛的高級別警告,提示這是根治問題的最後機會,由此推論,占得六二爻,事情已到岌岌可危的地步,就是決心修正,亦必須歷盡艱辛,方有機會(但不一定)成功。據過往占卜經驗,這樣理解上述兩爻,並據之以斷吉凶,屢驗不爽。

這兩爻當中雖有相同之處,但所描述的情況不一,同樣「蔑貞凶」,意思自然不同,這就好比是一次又一次的警告,事態的惡化,躍然爻辭之上。至於餘下各爻,所說的已非能否抵禦腐化剝爛的事,因為陰長陽消,損害已到了無法挽回的境地,故不宜積極作為,只宜順勢而行,適時停止,為的就是要保存自己,所謂持盈保泰,正是對君子的勸勉,此所以曰:「君子尚消息盈虛,天行也」,亦解釋了本卦內坤外艮之象。接下來稍舉一例以增加讀者們研究占卜的興趣。

先交代清楚一下占卦背景,五十年代初,一家姓顧的由於時局關係,舉家由大陸移居香港。他們本來是商人,來港之始從事紡織,布業生意,後來業務涉及範圍越來越廣,筆者也沒花心思去弄清楚,反正從來只跟顧家來港後的第三代其中一位認識,他兄弟姐妹不少,自己排行第三。其實筆者跟老三也沒什麼過從,只因為顧家家裡的老傭人的孫兒與我是同窗,而且大家都是上海人,又年歲相約,所以才會有機會大夥兒一起去「把香香」(遊玩)。但老三畢竟是「有錢仔」出身,青春時期又已放洋留學,很自然地,成長以後,社交圈子和生活層面都跟大家脫鉤,疏遠是必然的事。

據說,老三的祖父有兩子,他自己爸是幼子,跟他伯父一同把家族生意壯大,可是伯父無兒女,只因時代進步了,不然早就把老三給過繼膝下,因為老三的長相跟他伯父甚為相似。到老三父親過世,伯父便開始淡出公司的管理,把生意交給下一代。至於老三的兄弟姐妹當中,不乏紈褲人材,憶述他自己說的,他哥好色,他姐爛賭,他自己跟他弟算是乖的了,只花錢買跑車和音響設備,幾年間,林寶堅尼、法拉利、保時捷等都不知道換了多少台,唱機電線也要用真金造的,奢侈程度,令人咋舌。

所謂「香港地薄,富無三代」,的確有點道理,尤其是出身條件太過優越的人,對俗世誘惑的抵抗力往往不足,於是顧家家業就這樣逐步潰敗,由盈餘變成虧損,由現金充裕變成負擔債務。伯父他雖仍然是主要股東,但面對子孫敗家也是無計可施,不過薑到底是老的辣,應付問題自有一套,且盡在不動聲色之中。

後來因為公司裡的老臣子,老員工們都因種種原因而離開了,平日的業務幾乎是處於「無人駕駛」的狀態,乃終把公司推到現金流斷裂的地步,連員工的工資也發不出。討債的人和律師函接踵而來,老三才知道原來他家的金山銀山是可以被挖空的。去跟兄弟姐妹要說法,就只有互相指責,推卸責任,還發現原來他們早就把公司各種值錢的東西都挪走,其中還包括大額的銀行信用證授信額度,老三跟他們對質,還給他懟回去說:「你不也拿了錢買跑車了嗎?文件上有你簽字的⋯⋯」。

老三雖不懂事,但人品還是好的,當時收到他們家裡出現問題的消息,是因為聽說他要把那些名貴跑車放售,拿錢來填補窟窿(同窗到處為他奔跑找買家)。可是他那麼丁點錢又有可用?就銀行的信用證已經是幾千萬的美金!面對家業傾頹,老三自責得有點犯抑鬱症,同窗建議他來問一卦,看看事態發展,困難該如何處理,結果為此卜得剝之艮。

前已說明剝卦象徵腐爛,這正好反映他們家當時的情況,而且爻動在六三,即代表事態已嚴重到難以挽回的地步(見前文對初六和六二的解說),讓我們重點看看六三爻的意義。爻辭曰:「 剝之,无咎」,承初六,六二逐步潰爛的警告,後接六四描述的貼身災禍,六三卻說無咎,那是什麼道理呢?這是由於六三處於群陰中,剝爛的核心位置,雖在剝陽之時,但獨能與上九陽爻相應,所以:「群陰剝陽,我獨協焉,雖處於剝,可以無咎」,故得此吉應便是老三脫困的關鍵。

《象》曰:「剝之无咎,失上下也」,六三上下皆為陰爻,雖得應,但不得比,所以說:「己獨能違失上下之情而往應之」,由此而斷為無咎。具體來說,老三當時的景況有如剝卦所示,家業有如大樹被蟲蟻所蛀,已無望迴狂瀾於既倒,他自己雖亦敗家,但畢竟心性善良,知道慚愧,跟他兄弟姐妹的徹底自私自利不同,這就如六三爻雖與群陰小人為伍,卻與他人的想法不同(失上下之情)。此外,因六三得上九吉應,故老三必能得「上位」者的協助,有望脫困。

考慮到當時的實際情況,並依卦爻之義來推理,筆者遂力勸老三向伯父認錯,並坦白交代自己的想法(老三母親的財產據說早被兄弟姐妹們搜括乾淨,因此吉應怕與顧母無關)。面對龐大的經濟問題及牽涉到自身安危的官司,在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之下,雖然沒有把握伯父會原諒並幫助自己,老三亦只好硬着頭皮找老人家商量。不出所料,伯父是夠疼老三的,不打不罵只要求姪兒答應他「痛改前非,好好做人」這八個字。老三說他當時感到的後悔和羞愧,簡直令他無地自容。

原來伯父早就料定危機的發生,眼見年青一輩將生意糟蹋,他便差人去把一家子公司經營起來,暗地裡將母公司的客戶、資源等都盡量拉攏過去,雖然失去的還是比較多,子公司的規模也沒法跟母公司比,但畢竟保存了家業的命脈,日後可徐圖發展。後來伯父委託專業人士來打點老三的事,為了脫身,便讓他去申請個人破產來把牽涉的債務等一筆勾銷,同時間伯父安排他到子公司上班,從頭開始。

為了這事兄弟姐妹們的意見很大,有的跟老三翻臉,有的還提出訴訟,非要老三陪葬,這就正如六三爻象所示,即所謂「違失上下之情」。這種情形就好比一幫人去搶劫被逮捕了(同為陰爻),其中一人向警方主動認罪,當了污點證人來換取好處(與上九應),其他犯人當然恨之入骨。但就占卜結果論,剝卦六三實在靈驗非常,古人說物必先腐而後蟲生,這點自然界的定理,最能幫助吾們體會剝卦的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