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用現代白話解釋噬嗑,它的字面義就是咬合,事實上本卦所包含的廣泛意義也是由此而衍生。本卦上火下雷,畫出來看,卦象有如口中有物,而且非常形象化地體現出有唇有齒,口中咬着東西。這東西隨著卦中每一爻的變化,便以不同的事物、情況等來演繹出事態的發展與吉凶。

《序卦傳》曰:「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大抵意思就是說,凡是事物、事情有可觀性者,人們必爭相仿效,可是每個人的觀點都可能不同,對同一事件有不同的判斷,總覺得自己是正確的,這就是所謂「物之不親,由有間也。物之不齊,由有過也。有間與過,齧而合之,所以通也。刑克以通,獄之利也」。觀點、意見有出入,即間與過也,為了事情可以繼續發展與推進,人們必須要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古人認為刑罰正好就是對應這難題的鑰匙。

說刑罰之利,跟咬合東西何干?這是古人引咬合以喻決斷,與現代人所說「一口咬定」的意思相近。不妨在這裡也打個比方,一人在一道路交界處要過路,走出路中心時發現剛好有一輛車正開過來,差點沒發生意外。雙方都肯定自己是對的,行人認為是自己先過路,司機後到,他應該要避讓正在過路的行人。司機則確信自己是正常駕駛,行人過路應先肯定馬路上沒有車,不應該一廂情願以為駕駛人士一定能看見自己而停車。

類似的「間與過」永無休止,由管治者的立場看,把是非對錯一一辨清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最方便又直接的解決方法就是用刑罰來定對錯。設立交通燈號及有關規則,便可據之而判斷誰是誰非,因為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所說的是事實,但是事情的真相卻只有一個,而法的建立不可能以獎賞為手段,所以卦辭說「噬嗑,亨,利用獄」。總體的意思就是說,把要處理的事情一口咬定是非對錯(噬嗑),這做法的本質是亨通的(亨),對的一方得到保障,錯的一方得接受應有的懲罰,這樣就是善用刑罰,把刑罰的好處發揮出來(利用獄),從而利益管治。

本卦既講刑罰,所以便以火雷來表義,正如京房氏言:「雷電俱出……此謂執法貪苛」,刑法的推行,必須如雷電霹靂,一則清楚明快,二則招人敬畏,即所謂執法貪苛。由占卦問事的角度言,噬嗑卦的性情如打雷,霹靂一聲,明快決斷,立時有所定奪,故占得本卦,對所問之事的處理手法,最不宜拖泥帶水,應以速戰速決為上。利用獄者,亦宜凶事解散,例如發生衝突,和解不成,於是決心打官司,讓法院判決,以求得個爽快、痛快。最終結果不一定是勝訴,但是哪怕要壯士斷臂,也是一個了結、解脫。 所以卦辭說亨,說利用獄,不一定是指有進帳的利益,有可能只是解脫而已。

雖然說執法貪苛,但刑罰之目的,並非在於處分,而是貴在警惕。這層意思明確地以初九爻表達出來,爻辭曰:「屨校滅趾,无咎」。本卦說刑罰,卦爻之初,寓意初犯,所犯亦非大過,因「罰之所始,必始於薄,而後至於誅」,所以既是初犯,乃罰之薄,只讓他「屨校」。屨就是著的意思,校即刑械,讓犯人穿著刑具,不能自由走動,以達到小懲大戒的目的。得到懲戒,過而能改,不再重犯,此所以无咎也。

爻中所說的「滅趾」,有學者認為是割趾之刑,這說法頗有商榷餘地,因為割趾等於致殘,雖比其他嚴苛刑罰要輕得多,但卻與初爻所說的初犯和小懲大誡以作警惕的意思有所不合。因此「滅趾」之滅,不宜理解為消滅,應作消失解,正如「千山鳥飛絕,萬逕人蹤滅」當中的滅字一般,解作從視線中消失而看不見。之所以「滅趾」,只是因為穿上刑械,自然看不見趾,這樣理解,便不失爻義,亦可配合往後每一爻的發展,即所牽涉刑法的事情,是逐一爻演變,一層一層地複雜起來,到上爻「何校滅耳,凶」,便到了施以刑罰都改無可改的地步,惟有以嚴刑峻法來對付。把整支卦從頭到尾分析,初爻比喻小罪初犯,刑罰亦只「必始於薄」,至上九爻則比喻為屢犯不改,乃「後至於誅」,這樣理解噬嗑卦,則庶幾矣。

除了初爻和上爻,另外四爻皆談及咬在口中之物,以及其相關的狀況,如六二爻說的就是咬到「膚」肉,往後順序為「噬腊肉」、「噬乾胏」、「噬乾肉」等。由此可見,本卦的主要部份皆說吃肉,所以有學者便認為這裡有如此說法,是因古代嚴禁奴僕吃肉,卦爻描述的正是有下人違法偷吃,故惹來諸般懲罰,例如六二之「滅鼻」,就是割鼻之刑。先別說「滅鼻」是不是割鼻(據師傳,滅鼻並非割鼻),學者前輩們以周朝社會文化背景作為考慮基礎,來決定如何解釋卦爻之意,是非常值得學習的。只是筆者認為,噬嗑卦的總綱,是以刑罰來箝制、來斷定一切人與事,而卦中所提到的各類肉食實為假借,以喻要處理的事情的性質。由於性質各異,對其施以刑罰時,便會有不同的狀況出現,例如「滅鼻,无咎」、「遇毒,小吝,无咎」等,當占卜吉凶得失時,便可以據之來體會卦中的啟示,從而瞭解到應付眼前的問題時,手法是該軟還是硬,是堅持還是放手,以達趨吉避凶的目的。以下略舉占例作為參考。

本例的主角是筆者的一位老友,他自年輕時期開始便進了成衣行業,後來輾轉加入了一家大規模的紡織及成衣製造商,在其銷售部當經理。據他所說,他的主要工作是帶著一個小團隊,在世界各地尋找客戶,為公司帶來訂單,為自己創造業績。部門內有不少同級的經理,互相之間自然存在不少競爭,尤其是在客源方面更是非常緊張。

在一次會議上,銷售部的總經理通知老友,由於有一位銷售經理馬上要離職,所以他手上的客戶必須由其他經理接手跟進,並二話不說吩咐老友負責當中的一位新加坡客戶。老友是冷不防有這等事情發生,亦來不及加以思索,遂翻看一下資料,發現這位新加坡客戶平均每年訂單總額都達到兩三百萬美元,心裏面暗起,以為撿到寶,便對總經理承諾一定會妥善跟進,不會讓生意流失。

新加坡客戶正式納入團隊名下不久,老友便發現,那家公司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有幾筆款項尚未結帳。經瞭解後發現,公司跟對方其實已合作多年,數目一直分明,信用亦非常好,但自他們老闆退休,太子爺接手經營後,問題開始變多,對方更經常以貨品的顏色色差,尺寸有毫釐之別等理由來拖延付款,從而強迫公司降價,若不妥協,便拒付拒收,因此才有那幾筆銀貨尚未兩訖的問題帳。

老友嘗試聯絡對方公司財務部瞭解情況,發現那位負責人前輩是一位明白人,並在談話中幾番暗示,認為太子爺做事手法確有不厚道之處,然而為了雙方公司利益,便建議老友先將問題擱一旁,並小心處理眼前訂單,先把生意做好,問題訂單的事則從長計議。至此,老友便明白,這塊「肥豬肉」是銷售部其他經理們都商議好之後,與總經理協調過之下,才扔給他的。簡單來說,如帳目擺不平,那麼虧損便終究要算在老友的業績上,這樣一來,當然會影響提成收入。若情況向更壞方向發展,在老友的手上失去這個多年的客戶,後果自然更不堪設想。老友為此事非常擔憂,乃問卦於余,結果卜得噬嗑卦九四爻動。

四為陰位,所以九四爻居其非位,又不得中,所以主自身乏力,未能箝制他人,更反而受制,正好反映出老友當時身處的客觀環境。據爻辭所說,手頭上的事情好比「噬乾胏」一般,而所謂「胏」,學者們都認為是帶骨的肉,通常被視為殘餘的肉食,正如《說文》中把它解作「食所遺也」。當初以為是「肥豬肉」的差事,卻發現是帶骨的不好啃,而且又是「乾胏」,即類近現在的臘肉乾,因此必不是新鮮肉,由此推論,事情的性質極有可能是陳年舊問題。

爻辭續說「得金矢」,就是對「噬乾胏」後所出現的情況加以描述。「得金矢」之義,有不同說法,據筆者所得傳授,意思是說獵物被箭射殺後終被製成肉乾,但金箭頭卻誤藏肉中,最後在食用時被發現。這裡是假借古代狩獵時常會發生的事情以喻吉凶,提示問卦者在面對棘手難題時(噬乾胏),會有意外驚喜(得金矢),因此卜得本爻便「利艱貞,吉」,即是只利於忍受艱辛,迎難而上,方能獲吉。至此卦爻的意思已相當明顯,噬嗑利於明快果決,爻辭則提示要堅忍一時,等待反制對方的時機來臨,則可轉危為安,甚或有意外驚喜。

「即是要忍到幾時?」老友聽畢解卦後問道。「起碼兩年,因噬嗑屬木,這兩年五行欠水、木,要到後年方見旺相」,筆者解釋說。之後老友對新加坡公司的一切事情都跟得特別貼身,並經常與對方財務部負責人聯絡,不知道是否因此,他們倆漸成莫逆,對方更在一年多之後,打算退休之前,給了老友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原來太子爺銳意革新,一心要安排公司上市,而且已花了好幾年時間和不少人力物力來推動,申請已準備就緒,此時如果公司有重大官司的話,便有可能窒礙申請。老友當時已因有關的問題帳備受沉重內外壓力,既得消息,便把帳目資料整理清楚,並向法律顧問要來意見後,向公司建議正式採取法律行動,追討對方應繳款項。

也不知怎的,即使冒着重大財務損失、打官司所需高額費用、以及有可能失去重要客戶等機會成本的風險之下,公司亦對行動予以支持,遂委託國際商務專業律師行,啟動訴訟程序。接下來一段時間,雙方法律代表進行多次書信往來,不久對方便主動要求和解。經過磋商,老友一方爭取到滿意的安排,事情也算是得到解決,時間上來說,自占卜日起計已過兩年半之久。

由被箝制,變成反制,最終以刑罰決斷來解決問題,事件的每一個環節都體現出噬嗑卦的性情。這次幹得如此漂亮,實歸功於老友準確地拿捏九四爻中「利艱貞,吉」的意思。倘若他在接手問題之初,便採取追討訴訟等強硬措施,相信問題不可能得到圓滿解決。

今天是元旦日,趙一鳴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如意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