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六十四卦略說

歷代易學大家,對這一門學問在不同時期曾經作出不同程度的貢獻,但無論他們的功績如何偉大,能在多大程度上豐富了易學研究的領域,他們的治學方法都離不開觀察這兩個字。觀天地萬物而成八卦,細察事物發展而成爻變,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環節。六十四卦並不是各自獨立地存在,它們以一個整體來體現出天地的本質和演變的法則,所以卦與卦的更替是階段的演繹, 而爻變側重於細節。因此,古聖賢人宏觀而得易卦系統,微觀則整理卦爻排列次序,所以有研究卦序,以及整理出一系列觀察方法,如綜卦、錯卦和互卦等的必要。

但無論演變得如何複雜,易卦的根本就是陰陽,這正好配合本篇要談論的賁卦的特點一樣,我們且看看古人是怎樣描述出它的要義。《序卦傳》曰:「賁者飾也」,所謂飾,可從廣義與狹義的層次來理解,然而筆者向來重視「實戰」,以占斷吉凶為根本目標,太過冗長的就不必花功夫在這裡消遣,所以看重點,必須注意古人說:「剛柔交錯,天文也……」,又說:「文明以止,人文也……」,意思與孔子說的:「柔來而文剛」一致。說白一點,賁卦是表達天地間的陰陽二氣,經過化成後,變為剛柔以生成一切,換句話說,這陰陽剛柔的作用就是裝飾世間一切人和事物,故賁者飾也,乃言其修飾、裝飾的核心作用。

既然所說是象徵天地間剛柔二象之交相文飾,於人事則引伸成為粉飾、裝飾或裝扮,所以本卦爻辭多有述及女子裝扮的事。然而此等裝扮是否得宜,對象是否合適等,便是占斷吉凶的關鍵所在。應該留意的是,賁卦只宜小事,不利大事,是以卦辭說:「 小利有攸往」。當然這大小之別要按占卜時的實際情況而定,因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客觀環境要面對,一個大人物的小事,可以是一普通人的大事,論吉凶時亟需注意。本卦的基本性質和意思就說到這裡,往下提供一占例,希望能具體地讓賁卦的意義表現出來,更希望讀者們能體會到易卜的妙用。

筆者有一位佛門的同門師弟,向來與我交往密切,他為人雖然稍為性急,略失穩健,但實在心地善良,性格且帶點天真。約於2017年前,當時中港,乃至國際的債券市場相當熾熱,吸引了無數散戶投資者參與其中,師弟他為人機靈,自然不會放過賺錢的機會。他經過精挑細選,最終相中了一家中國民企發行的債券,年利率為十厘,以當時的價值觀來看,屬於較為穩健的投資項目,因為當時市場上充斥着無數高回報高息的債券,吸引程度不禁令人聯想到終有爆雷的一天。與此同時,銀行利息正處於低水平,因此這十厘利率實在相當吸引。

於是師弟便小試牛刀,投資了約莫五十萬港幣進去,結果利息如期到手,師弟便想,如果能投入的不是五十萬,而是更大的數目,那就可以有一個風險低,穩定又可觀的收入,接下來他便開始嘗試集資。首先,他是將自己的物業以年利率3厘抵押出去,換取了一筆150萬元的貸款,再跟一眾親朋戚友開口,以月月派息,年息四厘作招徠,由於當時銀行定息存款最高也不過是年息1.7到2厘左右,加上師弟向來信用良好,所以他的家人都願意把家當都交給他,遂共借入約四百萬元。

據師弟自己交代,接下來他投入了四百五十萬到那民企債券上,餘下來的資本就用來月月派息給親戚,以及作短線投資之用等。一如其他悲慘故事般, 起初當然是太平無事,後來因為中國政府逐步實施經濟調控政策,以及美國發起對華貿易戰爭等因素,國內企業開始出現資金鏈斷裂,並造成骨牌效應,首當其衝的自然是民企而非國企。那家發債民企未幾宣告無力償還債券,一眾苦主組織追討大聯盟,師弟當然有參加,無奈該企業的高層也不是吃素的,何況資金充裕與否,貸款比例有多高,公司內部應該一早知道。如今無力還債,卻早已準備好應對方案,套路之深,不言而喻。簡單來說,企業高層聲稱會盡力償還一切欠債,結果師弟每月可被分派得到約莫兩千多元港幣,這樣一來,本金當然回本無期。

大概就在這事件發生之後,師弟便開始暗地盤算翻身計劃,可是他並沒有向家人透露爆雷事件的始末,所以除了經濟壓力之外,因為隱瞞而造成的心理壓力肯定是相當大。不過他也藏得夠深,每次問起他問題要如何解決時,他都表現得很輕鬆,東拉西扯搪塞過去,到最後才知道他心裡早已有了別的打算,可惜為時已晚。至於他的翻身方法,就是希望透過投資爆炸性極高的虛擬貨幣,來獲取一個暴發的機會,除了可以償還債務之外,當然是渴望乘虛擬貨幣牛市之機,一舉致富。

時間到了2020年,當時新冠疫情爆發,香港股市急瀉,也許是因為如此,所以師弟才會由股票轉投到自己不熟悉的虛擬貨幣市場。基本上,他用了大約一年時間去學習有關的知識,並嘗試小注投資,一方面讓自己盡快投入及熟悉市場脈搏,另一方面又盡量關注各路最新消息,以尋找下一隻暴升的貨幣。經過一年的鍛鍊,師弟自覺時機成熟,他覓得一隻心儀貨幣,姑且稱為P幣,便約在2021年西元3月左右開始,大舉買入持貨,然而當時他手頭上的資金應該只餘下五十萬上下,所以若要把之前債券的損失填平,他需要在這次投資上賺取10倍以上的回報。

西元2021年春,香港股市因疫情超賣而急劇反彈,筆者亦坐了順風車,小賺了一筆,見有利可圖,遂跟師弟商量,希望他亦能趁機賺點。誰知他當時已全情投入虛擬貨幣之中,回應建議時更以看不起股票投資的語氣來跟我介紹虛擬貨幣世界的吸引力。當時他親口跟我說:「虛擬貨幣的回報可能性無上限,動輒可達數十倍,那似股票投資回報率如此的低?不瞞你說,月前我的投資組合增長曾經已達十倍,賬面獲利達四百餘萬元,雖然現在稍為回吐,但虛擬貨幣已成世界大趨勢,我很有信心價格將會再創高峰」。

說真的當時師弟實在令人非常擔心,因為以往曾經幫他看過斗數命盤,知道他十年大限財星化忌照命,並有流煞沖動,力量之大,不可不防。再者,到2022歲次壬寅,流年命宮將會見武曲煞忌沖疊,主重大挫折無疑。如今聽他這麼一說,明顯是決心孤注一擲,只是一方面礙於筆者是幣圈的門外漢,不夠格對他的投資作評價,另一方面又要顧及他的自尊心,不好對他的事刨根問底,就只能裝著對投幣產生了興趣,常常去打聽他的狀況。他也真的就信了,遂教會了我許多基本知識,例如都有些什麼貨幣交易平台、那些是較不可靠的、如何購買UST、USDT、如何炒賣等。

在2021年夏秋之間的一夜,又與師弟如常聊幣,他亦終於肯告訴我原來他重點投資的就是那隻P幣,就在我倆閒聊的兩個小時期間,那P幣的價格便在每個4.5至7美元之間浮動,高低波幅很大。也可能是因為有如此特性,才會吸引到師弟在幣圈淘寶,尋找一翻身暴發的機會。那夜肯定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因為跟他聊完的第二天下午,是星期天的下午網球聚會,期間我還跟一位球友說起投幣是如何可怕地刺激。球友當然問及有哪些幣值得留意,乃從手機上打開程式讓他看看P幣即時價格與走勢,誰知一打開來,咱倆都嚇了一大跳!原來只過了一夜,P幣已由昨晚最低4.5美元,狂漲到17美元!這樣的升幅,把球友吸引得口水直流,巴不得馬上瘋狂掃貨。

可是過了沒幾天,P幣價格就開始呈現下跌趨勢,向師弟查詢得知,究其主因,原來是那FTX的創始人山姆 班克曼 弗里德持有大量P幣,並一直在大手散貨,故導致價格下跌。只是當時還是貨幣投資的牛市尾聲,一眾投資者情緒依然亢奮,危機感相當薄弱,於是便趁機旁敲側擊,勸喻師弟見好收篷,勿忘當年斗數推算時,對他於壬寅年的警告。可惜當時已經回頭太難,因為原來早在2021年西元三月時,他已經啟動了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計劃。

2022年對於幣圈來講,說是風暴期也算是輕了,由於已經知道師弟重點投資虛擬貨幣,所以早在2021年底,筆者已再三叮囑他,要在壬寅年來臨之前收手。接下來在過年期間、過年之後不久,都再三問及他的投資狀況,但無論提醒多少次,他都只輕描淡寫地回一句:「得嘞,我記得虎年的凶險,我懂該怎麼做的」。說話時那種語氣的平淡,令人猜測不出來他心裏想的是什麼,再者,大家都是爺們,實在不太方便過分囉嗦,所以一切只好隨緣。

2022年10月的一天早上,醒來如常看看手機,發現有無數未接來電和好幾十個短訊,便急忙查看,原來都是說師弟已被送進醫院搶救,筆者心知不妙,馬上聯繫我們共同的朋友和他家人,不出所料,是墮樓自殺。師弟留下多封遺書,分別是留給他的家人們和到現場處理的警察,筆者雖獲得信任和批准,但始終不願看那些書信的內容,跟他畢竟相交甚篤,怕情難堪。師弟的太太抱著小孩,心裏亂得什麼主意都沒了,所以事情都交給他長姊來處理。她讀了遺書才知道原來早在一年半前,師弟就向多家保險公司買了一共十份人壽保險,當中有一份的受益人是長姊,其他的都是他太太,保額共五千萬港幣。

一般來說,壽險賠償範圍不包括自殺,除非該保險計劃已生效超過一年,相信正因如此,師弟便選擇在2021年3月的某天向各家保險公司投保,時間上距離他去世足有一年半之久,想他當時也不肯定到底到頭來會否順利得到賠償,所以時限上他故意安排寬一點。至於他基本上是在同一天申請多份不同額度的人壽保險,究其原因,必定是因為想迴避保險合約當中一般都有的超額投保條款,只是師弟缺乏法律知識,未曾瞭解合約條文實際上是如何運作,才會貿貿然認為這樣安排,便能以保險金補償對家人金錢上的虧欠,以及保障妻兒往後的生活。

即使有確實證據顯示是自殺個案,警察方面亦必須走一個漫長的調查程序,以確保案件無任何可疑之處,然後才會發出相關文書,讓死者家屬向有關部門申請師弟的死亡證明。這樣一來便會拖延保險索償申請,同時遺孀遺孤以及其家人等的生活,亦會因經濟等問題越見困難。事發後經過一個月左右的聯絡和整理,基本上已有泰半的保險公司明確拒絕賠償,原因主要是受保人沒有如實披露其他投保資料,餘下的兩三家公司則說要按規定先調查死因和生前的所有病歷,賠付與否,則未能確定。人已經去了,倘若完全得不到保險賠償,豈不是白白送死?況且後面還有一大堆外債,稍為想像一下都應該感受到師弟的家人當時那種徬徨無助的心情有多厲害。

在後事都基本辦妥,超度法會亦圓滿之後,筆者強忍沉痛悼念之情,為師弟的家人能否得到保險賠償一事占卜,結果得賁之大畜。前已提及過,賁卦只宜小事、小的利益等,這一點是本卦的總綱,對所占問的事情起限制的作用。然而占得爻變,則事情的發展以及變化的關鍵,必定與其有關,因此最宜仔細考量爻辭的意思。

變爻是六二,爻辭曰:「賁其須」,《象》曰:「賁其須,與上興也」。這裡我們先要弄清「須」的意思。我們已知賁是裝飾、修飾的意思,於人就是外表打扮,所以初九爻講的是「賁其趾」,起初由腳趾開始粉飾打扮,繼而裝飾到須,因此有學者認為須等於鬚,且有理有據,引經典以為佐證,這無疑有參考價值,不得不重視。然而據師說,須字該與嬃字通,總體而言解作女子,這裡的用法與歸妹卦中相同,解為比正妻身份地位低的姬妾。此說法是依東漢易學家鄭康成之見,類似的講法謂須字應為嬬,意思大致相同。

要知道占卜的吉凶,除了先掌握字義之外,還要注意整支卦的性情,然後將其代入所問之事中,從而推斷出結果。賁卦透過女子婚嫁作為表達的手段,古代出嫁每有陪嫁妾婢,嬃是其中的一種等級身份,爻辭說「賁其須」,即是說給妾婢悉心打扮,這樣做自然會忽略了正妻的需要。若正妻的打扮妝容也比不上侍妾的隆重尊貴,自然是不妥當,這有如廣東話所說的:「妹仔大過主人婆」,大概是喧賓奪主的意思,所以《象》解釋道:「與上興也」,就是說地位低的妾侍,在裝扮的待遇方面,媲美地位在其上的正妻。說到這裡,卦辭爻辭的意思都已非常明顯,占卜的結果亦相當清楚。

讓我們再整理一下客觀資料,師弟離世是在2022年10月中,其後的一個月內已聯繫過所有有關的保險公司,得悉初步結果如前述。占卜的日期是2022年12月21日,筆者並在同年12月28日晚約見師弟的兩位姊姊和他的遺孀,晚飯期間告知她們占卜一事,以及說明結果如下。第一,以長姊為受益人的保險肯定會得到賠償(賁其須)。第二,餘下的九份保險,壽險額小的可得到賠償(小利有攸往)。第三,賁卦本身就有陰陽相間的意思,所以可以肯定部份保險,尤其是壽險額高的(當中有兩百萬、四百萬、八百萬和一千萬等不同壽險額度)必不會賠付,惟即使當時形勢看來,極有可能所有保險公司都會以申請人隱瞞資料為由拒絕賠款,但是依賁卦陰陽相間故,師弟絕不會是白白犧牲的。

聽畢,長姊便進一步問及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保險金,乃答道:「賁卦屬土,今年壬寅五行無土氣,現在剛過冬至,所以最快要到明年盛夏方見旺相」。當時隱隱約約見她們面有難色,想必除了傷心之餘,實際生活上應該也不容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筆者只好盡力而為,替他們安排律師朋友充當法律顧問,研究在有需要的情況下,追討賠償的可能性等事宜。
直至2023年西曆7月的一天,長姊來電通知,說她在滙豐銀行的存款戶口被凍結,原因是她的那份保險已得到賠款,而保險公司在沒有通知她的情況下,直接把八百萬港元打進她的戶口,因此惹來銀行方面關注,當時正值小暑與大暑之間,時間上正如賁卦所示。及後不到半個月,長姊再來電通知,說她弟婦收到了一筆兩百萬的賠款,是九份保險當中金額最小的一份,亦合卦爻所示。

故人離去轉眼已有一年半,往日跟他曾經的談笑風生、與他最後一次因瑣事而吵架的情境,回想起來,感覺恍如昨日,卻又恍如隔世。本篇特意仔細交代占例事件的前因後果,內容頗為冗長,除了為介紹賁卦之外,實在是希望借此機會,表達筆者對師弟的懷念。嗟我懷人!未免太看輕您在俺心中的份量了!依占卜的結果論,相信他家人還會得到至少一份保險賠償(爻變後成大畜),不過無論金錢賠償多少,也補償不了親人離去的傷痛。最後要提出一點,是有關為何「賁其須」主長姊得益,這除了可以據筆者師傳而推論外,據説,古時楚人稱姊姊為須,學者亦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