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與友人羅公子閒聊,本想約他本週末打網球,他卻推說: “唔得啊!今個禮拜有個佛教團體搞放生法會,我地屋企捐咗個【大功德主】位,我要做主禮嘉賓。今次我地放生過萬隻雀架,打波就下個禮拜先啦!” 我和羅少分屬好友,亦同為佛教徒,但對於”放生”一事,意見卻異常分歧。

是放生還是送死?

說句犯忌的話,(敬請各方仁兄仁姐多多包涵)現今很多廟宇寺觀的營運非常商業化,走進大門,就彷如置身於商場一樣,各種各樣的產品服務你說得出的都有。放生活動自然是受歡迎到要定期舉行的項目。

為了滿足各方善信透過放生而積功德的願望,舉辦團體就要四出訂購野生動物;為了賺取這筆可觀收入,各有關人士就要加緊捕獵,收購及轉售這些動物。在這過程中,不知已經消耗了多少條生命,成為這放生法會的成本。更矛盾的是,放生出去的動物,有不少會因地理環境,氣候等問題而死亡,實在與送死無異。

行善講究緣分

佛家最重緣起,社會上亦有落於俗套的一句話: “勉強無幸福”,即無緣也。在電影裡,男主角為了贏得女主角的芳心,便安排幾個朋友假裝調戲,合演一齣英雄救美,勉強得來詼諧。放生活動卻是來真格的! 操辦過程已經死傷無數,放後更不敢想象。

其實放生是一種機遇,自然是要隨緣而放。嘗聞澳洲海面多鯊魚出沒,有滑浪人士遭到襲擊時被海豚拯救。海豚會一面驅散鯊魚,一面在傷者身邊高速游竄,護送其回到安全地點。此護送行為乃真放生也。試想如果海豚救人救得過癮,牠們會故意安排鯊魚咬人,然後出來把傷者放生嗎?誰又能同意這種放生行為呢?這裡邊恐怕涉及了自我陶醉,自欺欺人的元素吧,更遑輪那巨大的金錢利益。

陰德與陽善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當然有功德。立心於善有善報,福有攸歸的表面功夫上,則明顯是陽善而非陰德。這為善不成反作孽,實在划不來。